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IT科技>科技前沿
分享

網易科技訊 1月2日消息,據外媒報道,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于2019年12月份辭去谷歌母公司Alphabet首席執行官和總裁職務,這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雖然尚不清楚促使兩人離職的原因,但許多老員工也在去年選擇離開,他們描述了一場貫穿2019年的企業文化劇變,包括谷歌全體會議、人力資源流程和管理層透明度方面的變化。

去年10月,Alphabet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承認,該公司在獲取員工信任方面面臨挑戰。最近,谷歌前人力資源總監拉茲洛·博克(Lazlo Bock)表示,他認為Alphabet“與以往完全不同了”,但“并非所有人都察覺到這種變化”。外界也注意到了谷歌的改變,風投機構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馬丁·卡薩多(Martin Casado)曾寫道:“谷歌到底發生了什么?現在其人才流失令人觸目驚心。”

透明度變化

員工們表示, 2018年是公司內部溝通方式發生轉變的關鍵時刻,許多人不知道公司內部正在推進的某些計劃,對這種保密機制感到擔憂。在谷歌工作11年的工程師拉菲·萊文(Raph Levien)表示:“這越過了界限,讓人覺得受到了誤導,并感受到谷歌發生的截然不同的改變。”

軟件工程師羅伯特·洛德(Robert Lord)表示,谷歌已經脫離了最初奉行的自由開放的思維文化。他說:“我對具體的工作沒有道德上的顧慮,但更多的是支持整個公司。作為程序員,你有很多選擇,我不怪人們留下來,但我覺得,因為自己還有其他選擇,我有責任選擇離開。”

洛德和其他人選擇離開的轉折點是,據傳谷歌向包括安卓聯合創始人安迪·魯賓(Andy Rubin)在內的多名前高管支付了高額離職補償金,即便他們的不當性行為指控是可信的。魯賓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但這并沒有阻止員工們在去年秋天舉行大規模的全公司范圍罷工。洛德說:“當發放離職補償金的消息傳出時,我覺得自己就像挨了一記重拳,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在一家邪惡的大公司工作。”

在谷歌工作了9年的老員工科林·麥克米倫(Colin McMillen)于今年早些時候離開了谷歌,沒有找到其他工作,因為他不再信任這些公司。他提到透明度方面的變化,以及谷歌領導層在過去一年應對危機時的“糟糕表現”。

上個月,在“拯救谷歌開放文化”的集會上,谷歌工程師佐拉·東(Zora Tung)說:“谷歌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如果公司想要成功,就需要通過透明度和問責制重新獲得信任。”

規模變得更大

谷歌多位老員工也表示,隨著公司規模擴大到超過10萬名員工,公司文化也發生了變化,其中許多人是合同工,而不是全職員工。紐約初創企業Oso首席執行官格雷厄姆·奈雷(Graham Neray)表示,長期在谷歌工作的人在面試Oso的職位時表示,該公司已經變得“太大”、太官僚,無法為員工帶來改變。此外,谷歌云計算平臺等部門進行了重組,存在更大不確定性。

一位谷歌前工程總監指出,近年來谷歌高層開始格外重視員工數量。正因為如此,公司變得不愿裁掉較弱的團隊成員,這影響了他和其他團隊。有些員工表示,他們被聘用的理念是,他們能夠通過一個自由、開放的思維渠道來改變世界。但在過去一年,這些理想似乎不再站得住腳。

在谷歌工作了12年的資深員工克萊爾·斯特普爾頓(Claire Stapleton)說:“高管們過去確實參與了辯論和對話,但現在卻看不到這種場景。”例如,兩年前,谷歌聯合創始人布林曾參加舊金山國際機場站的抗議隊伍旁邊,抗議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簽署的旅行禁令。這是個大膽的聲明,表明谷歌并不害怕為自己的理想和員工挺身而出。

但在過去一年里,員工和領導層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有些員工表示,這不是創始人想要的。斯特普爾頓回憶說:“佩奇總是說谷歌在處理人員、流程和人力資源方面需要保持坦率和進步。他對技術和谷歌如何真正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釋放人類追求藝術有著非常樂觀的預期。”

人力資源方面變化

多位谷歌老員工透露,2019年1月,公司對人力資源部門應對投訴的方式進行了全面改革。對于資深員工來說,這意味著公司的又一次重大變革,讓員工與其應該獲得的權力隔離開來。有些人覺得自己的工作現在被外包出去,但承擔工作的人卻沒與足夠的知識或者能力,這就成了問題。

去年辭職的現場可靠性工程師利茲·方-瓊斯(Liz Fong-Jones)說:“我仍然會親自了解人力資源業務合作伙伴,并與他們進行了單獨接觸。我更擔心的是,越來越多的谷歌初級員工和公司新人不知道如何繞過固化的人力資源系統。”

在谷歌擔任了5年研究主管的切爾西·格拉斯頓(Chelsey Glasson)去年離職,她曾向人力資源部報告經理對孕婦發表歧視性言論,但后者卻無動于衷。直到她聘請了律師,公司才開始調查,而且從未就調查對她進行過咨詢。格拉斯頓說:“看著谷歌發表諸如‘我們徹底調查所有歧視、騷擾和報復行為’之類的聲明,對我來說很有趣。從我的經驗來看,這根本不是真的。”(小?。?/p>

責任編輯:肖舒

       特別聲明: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及時與[email protected]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

最新科技前沿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小名片發揮大作用 廈門94家單位用來電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