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IT科技>科技前沿
分享

(原標題:5G商用網絡鋪開 產業鏈競爭進入深水區)

李娜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5G不過是一種速率更快的通信方式,但在2019年,5G技術商用背后卻上演著一場決定未來世界大國和強國命運的激烈角逐。

身為華為海思的一員,李芳(化名)沒有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被身邊朋友關注,在過去的一年里,她的社交賬戶里經常塞滿了來自客戶、同學、老師甚至是遠方親戚的留言。

每個人都在關心她,以及她所在的華為。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此前接受德國媒體采訪時曾經說過,美國政府將5G視為一種戰略性武器,就像原子彈一樣。而在外界看來,海思就是抵御這顆原子彈的第一道盾牌。

不僅僅是華為,在2019年,中國企業在5G手機、5G芯片、5G基站和5G網絡上都加快了部署的步伐,在展示中國在高科技領域的戰略和意志的同時,也第一次在產業鏈競速中實現與國際廠商同步。

2020年,隨著5G商用的加速落地,產業鏈的競爭無疑將進入深水區。目前,全球已經有30多個移動運營商、40多個終端制造商在做不同的5G終端產品,而中國廠商的表現無疑值得期待。

全球最大5G網絡在中國

5G正在成為各國在技術領域爭搶布局的焦點。

根據中國信通院公布的最新數據來看,目前全球已有32個國家和地區實現了5G商業應用,60個網絡開啟了商用,最受關注的是美國、韓國、中國以及歐洲。其中,去年4月美韓爭奪全球5G商用首發一度成為熱點。5G和視頻業務緊密結合推動了用戶的快速發展。截至目前,韓國的用戶已經超過400萬。與此相比,美國商業應用以毫米波為主,在覆蓋范圍和用戶成長方面非常有限;歐洲則采取跟隨策略。

安永大中華區咨詢服務合伙人陳勝德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5G的賽道上,中美日韓都處于第一梯隊。他指出,從5G標準制定方面看,中國和美國相對領先,“因為中國有3G、4G的基礎,以前我們花了很多代價,引入了很多資金,在非常早期就參與了5G標準,而美國則有很多積累。”

從2019年的5G部署速度來看,中國無疑走在了最前列。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向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10月31日,工信部副部長陳肇雄和三大運營商正式開啟5G商用儀式。

根據規劃,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今年將分別建設5萬、4萬和4萬個5G基站。而在去年9月9日,中國聯通與中國電信正式宣布共享共建5G網絡。到了去年年底,雙方開通的共享基站數已經超過2.7萬個。

從最新數據來看,2019年,中國5G套餐的簽約用戶數超過300萬,基站數量也完成了13萬的發展目標。

信通院副院長王志勤在近日的一場行業峰會上表示,總體來看,我國四大運營企業都在積極推動獨立組網的網絡建設工作。“目前全球終端數量超過200款,基站出貨量超過100萬,用戶數將超過1000萬,高于4G元年的700多萬,這一發展速度遠超出大家預期。”

手機廠商百億研發投向未來

2019年,對于國產手機廠商來說,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

在這一年,伴隨著5G商用大潮的來臨,國產手機廠商走入世界舞臺,全球首批發布的5G手機產品背后,有著中國廠商自信的面孔,也有著第一次平起平坐的驕傲。在這一年,盡管智能手機的整體市場環境依然處于低迷期,但一些國產手機廠商依然取得了穩步增長甚至是逆勢增長的成績。

可以看到,研發、投資、擴招、人才引進成為目前手機行業中最熱門的詞匯。OPPO CEO陳明永說,三年投入500億研發,之后逐年增加,并計劃將研發隊伍擴大到一萬人以上。vivo副總裁胡柏山也明確表示,vivo在2019年的研發資金投入超過100億元。

華為則在“逆境”中補洞,投入精力推進HMS生態,鼓勵非谷歌但又涉及GMS CORE的應用在HMS上架。據悉,鴻蒙目前的研發人員投入在4000~5000人。小米創始人雷軍則表示,過去三年,小米在研發費用上累計投入111億元人民幣,未來還會繼續加大投資。

更多的中小品牌也在砥礪前行,沒有了羅永浩的錘子還在繼續著“夢想”的追逐,脫胎于OPPO的realme勢要在手機“血海”中做出個樣子來,中興則逐步走出低迷,找到自己的節奏,在5G市場繼續追趕。

2019年,盡管對于國產手機廠商來說依然前路曲折,但前行的方向沒有改變。

可以看到,無論是華為還是其他國產手機廠商來說,2019年注定是一個產業覺醒之年,夯實技術、重金研發、補齊短板成為今年5G能否彎道超車的必要條件。

一個好消息是,在各項調研機構的數據中,2020年的一季度還會有更多的5G手機推向市場,很大一部分之前被壓抑的購買需求將會大量釋放,預計中國手機市場將有很大機會轉入增長周期。

國產供應鏈崛起

在最新的新年致辭中,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表示,2020年將是華為艱難的一年,華為將繼續處于“實體清單”下,沒有了2019年上半年的快速增長與下半年的市場慣性,除了自身的奮斗,唯一可依賴的是客戶和伙伴的信任與支持。

從2019年來看,華為除了啟動備胎計劃外,也在做供應鏈的梳理工作。而在華為內部,“消A”被反復提及,華為試圖通過調整自身供應鏈走出風險區,來自美國的元器件被稱為“A”,而“消A”意味著華為希望不再受制于美國。

這也帶動了華為概念股以及國產替代概念在2019年的爆紅。

比如在去年7月份,華為已將偉創力從供應鏈體系中剔除,這一部分訂單開始向其他代工廠流動。

2019年7月26日,受華為加大訂單量,富士康獲轉單擴增產線消息影響,富智康(02038.HK)股價大漲。有消息稱,富士康深圳龍華、觀瀾園區第二季整體產值年增達12%。上半年富士康旗下針對該客戶鏡頭及模組相關產值年增94%,5至6月針對該客戶整機及機構件產量年增逾15%。而比亞迪電子或將承接華為在湖南的手機代工業務。工商資料顯示,2019年6月11日,長沙比亞迪電子有限公司注冊成立,其主要業務是智能設備制造、智能消費類設備制造等。

從短期角度看,包括華為在內,供應鏈可控是2019年國產手機廠商的戰略重點之一,它們開始越來越多地導入非美系供應鏈。

在手機射頻前端、天線、濾波器等關鍵元器件中,本土供應鏈也開始蓄力。以功率放大器為例,雖然在高端手機射頻模組領域中,國內廠商有所欠缺,但是在產業鏈成熟的2G、3G、4G、Wi-Fi功率放大器產品中,國內廠商已經實現了初步的國產替代。

從長期角度看,隨著5G智能手機的市場需求進一步提升,5G網絡部署進一步加強,在2020年,更多的國產半導體廠商或將迎來彎道超車的機會。

責任編輯:肖舒

       特別聲明: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及時與[email protected]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

最新科技前沿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小名片發揮大作用 廈門94家單位用來電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