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專題地圖>專題要聞
分享

《習近平在福建》(二十六):“菌草技術在習近平同志的關懷支持下茁壯成長”

采訪對象:林占熺,1943年12月生,福建連城人。菌草技術發明人。福建農林大學菌草研究所所長,福建省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

采訪組:邱然 黃珊 陳思

采訪日期:2017年6月8日初訪,2020年1月16日再訪

采訪地點:福建農林大學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

采訪組:林占熺教授,您好!您多年潛心研究菌草技術,并在應用和推廣方面付出很多心血。請您簡單講講菌草和菌草技術是什么?

林占熺:菌草是草的一個新類別,是新的生物材料,是新的農業資源,是“菌”與“草”交叉的科學研究與產業發展的一個新領域。菌草技術,是利用菌草栽培食藥用菌和生產菌草飼料、菌草菌物飼料、菌草菌物肥料的綜合技術。

上世紀80年代初,我在福建農學院工作,一次參加福建省科技扶貧考察團赴閩西革命老區長汀、上杭等縣考察,發現那里的農民處于深度貧困之中。我當時就思考,用什么辦法可以幫助他們脫貧呢?栽培食用菌是當時幫助農戶脫貧致富的“短、平、快”項目,但傳統的香菇、木耳等食用菌栽培需用木材為原料,而長汀水土流失嚴重,絕不能走砍樹栽菇的路子。為探索一條不用木材栽培食用菌的新路,從1983年起,我就開始利用閩西野生資源十分豐富的芒萁、五節芒等野生草本植物“以草代木”栽培食藥用菌的研究。當時,研究工作“白手起家”,困難重重,經過不懈努力,終于在1986年獲得成功,發明了菌草技術,為解決菌業生產可持續發展面臨的“菌林矛盾”緊迫問題開辟了新途徑。此后,菌草技術研究應用又在生態治理和菌草飼料、菌草菌物飼料、菌草菌物肥料開發等領域不斷深化拓展,形成了綜合技術體系,在國內外廣泛推廣應用,取得了顯著的經濟、社會、生態效益和良好的國際影響。

采訪組:1997年,菌草技術被列為福建對口支援寧夏的項目,而習近平同志當年在省里分管對口支援工作,請您講講這之間的聯系。

林占熺:事情要從1996年10月講起。當時,中央召開扶貧開發工作會議,確定福建對口幫扶寧夏。福建成立了對口幫扶寧夏領導小組,時任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同志擔任組長。

1997年4月,在銀川召開的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第二次聯席會議,將菌草技術列為閩寧對口扶貧協作項目。習近平同志親自在聯席會議紀要上簽字。

一接到任務,我馬上率領菌草技術扶貧專家組帶著菌種和菌草草種直奔寧夏固原地區的彭陽縣實施菌草技術扶貧項目。

寧夏的自然環境和氣候條件與福建大不相同,要用發源于福建的菌草技術“以草代木”栽培食用菌,只能從頭開始。彭陽縣冬天寒冷,無霜期不足6個月,而且晝夜溫差大,我們擔心溫差大影響食用菌生長,為此建半地下室菇棚和利用廢棄的窯洞來栽培食用菌。為確保示范和生產獲得成功,我們就駐村工作,有時還住在菇棚里,以便夜間起來檢查菇房的溫度變化。

半年后,一個個難題被攻克,第一批用作物秸稈栽培香菇、平菇、雙孢蘑菇等食用菌取得成功,27個示范戶平均收入超過2000元,其中小岔溝村一示范戶50平方米菇房栽培平菇的收入超過他種植27畝小麥的收入,參加食用菌生產的示范農戶當年的收入翻了一番多。

生態脆弱是當地經濟發展的瓶頸。為此,在利用作物秸稈栽培食用菌的同時,我們在干旱荒漠地上試種菌草。

1998年10月,福建農業大學向省政府提交《關于赴寧夏開展小流域生態環境綜合治理情況匯報》,建議發揮學??萍純瀯?,利用包括菌草技術在內的多項技術,在寧夏實施小流域生態環境綜合治理。習近平同志對此作出批示,明確指出“菌草是我省之優勢”,要求“揚長避短”,“要做自己‘拿手’的”。這個批示為菌草技術對口幫扶寧夏的工作指明了方向和工作思路,使我們深受鼓舞。

此后,我帶領福建農林大學菌草技術人員長期堅持在寧夏貧困山區駐村駐點,手把手扎扎實實地做好全程技術服務工作。菌草技術扶貧項目在寧夏落地生根,從試驗示范到建示范基地再到8個貧困縣大面積推廣。

在閩寧兩省區領導的高度重視和各級政府的支持下,菌草技術扶貧在寧夏取得顯著成效。到2007年,全區1.75萬戶參與菌草生產,興建菇棚1.75萬個,創產值近億元,菇農戶年均增收5000多元,菌草業成為閩寧對口扶貧的一個重要產業,使一大批農戶通過發展菌草生產告別貧困,深受農民歡迎。

在閩寧村參加驗收的一位回族老漢編了一個順口溜:“菌草,菌草,閩寧草,幸福草,還是共產黨好,還是社會主義好。”

在發展菌草菇的同時,我們在閩寧村和彭陽縣兩個基地開展菌草種植,也獲得突破。在閩寧村種植菌草畝產鮮草達10噸,是當地青貯玉米產量的2倍以上,為利用人工種植的菌草發展菌草業打下了基礎。

為表彰我在菌草科學研究、科技扶貧和技術援外工作上取得的成績,省政府授予我一等功證書,這是福建省第一次對作出貢獻的科技人員記一等功。2000年7月5日,時任福建省長的習近平同志出席了在省政府舉辦的、專門給我一個人授獎的頒獎會,并作了重要講話。他指出,菌草技術的優勢在全國相當突出,要繼續讓它在扶貧致富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他號召“廣大知識分子投身到生產第一線,投身到科教興省、科技興國的洪流中去貢獻自己的聰明才智。我們的科技知識分子只有把自己的聰明才智同時代的需要結合起來,才能創造出為世人矚目的、為人民群眾所歡迎的卓越貢獻”。他還殷切希望我在新的起點上取得更好的成績。習近平同志對科技工作者的殷切期望,不僅給予我極大的鼓舞和鞭策,而且體現了他對科技創新的高度重視和堅定支持。

我牢記習近平同志的囑咐,帶領團隊繼續在寧夏、甘肅、新疆等西北各省區開展菌草技術扶貧,并探索如何把西北地區的生態治理和菌草產業扶貧有機結合起來。經過14年的持續不懈努力,在寧夏等地的干旱荒漠地、鹽堿地種植菌草不斷取得新的突破。2010年在閩寧鎮武河村黃羊灘的荒漠地上種植的巨菌草經專家驗收,畝產鮮草20噸,是當地在耕地上種植的青貯玉米產量的4倍左右,為黃河流域荒漠化治理和菌草業的發展提供了一種高效、優質、生態、安全,并且能使生態、經濟、社會三大效益緊密結合的新模式。

如今,我們已選育出適合從黃河上游青海貴德到山東入??诰煞N植的巨菌草、綠洲一號等菌草品種,并在黃河上、中、下游不同類型生態脆弱地區創建菌草生態治理和菌草新興產業發展的示范基地。我深信,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一論斷會成為現實,黃河不僅能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而且黃河生態治理還能為世界大江大河的治理貢獻中國方案。

采訪組:菌草技術得到政府認可和大力支持,是在習近平同志任福建省省長期間,請您講講他當時支持建立菌草科學實驗室的情況。

林占熺:進入新世紀,菌草技術進入“不進則退”的關鍵時期。要把菌草技術做大做強,無論是在科學研究方面,還是產業發展方面,都迫切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在2001年福建省“兩會”期間,我受多位委員的推薦,在省政協大會上作了專題發言,呼吁盡快在菌草技術發明單位福建農林大學設立菌草科學實驗室,以保持福建菌草技術研究在國內外的領先地位,并推動菌草新興產業發展。我的發言經修改充實后,被列為當年省政協的重點提案。時任福建省省長習近平同志不僅出席省政協大會,認真聽取了我的發言,還對這一提案的辦理作出了重要批示,交由省政府督查室督辦。

2001年8月1日,省政府督查室向習近平同志呈報了提案辦理督查情況。他們的報告認為,福建沒有必要建立菌草科學實驗室。習近平同志對此既沒有表示支持也沒有表示否定,而是在這個報告上批示:“可向農林大學和林教授反饋。”他的批示為福建省建設菌草實驗室留下了回旋余地。

我看到這個報告的意見后,幾乎失去了信心。但是,習近平同志的批示給了我希望和勇氣。我想,既然他批示把這個報告反饋給我,說明他還想征求我的意見。于是,我給習近平同志寫了一封信,進一步匯報我的想法,希望能夠得到支持。

習近平同志收到這封匯報信后,交由省教育廳辦理。時任教育廳副廳長薛衛民到福建農林大學菌草研究所調研。薛副廳長通過深入調研后,對菌草技術給予充分肯定,并表示應該支持菌草科學實驗室的建設。薛副廳長這次調研形成的報告呈給了習近平省長和潘心城副省長。

習近平同志接到這個報告后,作出重要批示:“菌草技術是福建的優勢科研成果,已產生廣泛影響,這個項目較其他一些項目更貼近現實,有經濟和社會效益。”

習近平同志批示后,有關廳局組織討論落實。但仍有人持否定意見。在意見分歧很大的情況下,習近平同志還是堅決支持建設福建省菌草科學實驗室。他看問題是看趨勢,很有前瞻性。如果沒有他的大力支持,福建省菌草科學實驗室是建不起來的。有了這個實驗室,才會有今天的3個國家級菌草技術創新平臺,一個是科技部依托福建農林大學組建的“國家菌草工程技術中心”,第二個是國家發改委建在福建農林大學的“菌草綜合開發利用技術國家地方聯合工程研究中心”,第三個是國家教育部的“菌草生態產業省部共建協同創新中心”。有了這個實驗室,菌草技術也才可能列為聯合國經社部“中國—聯合國和平與發展基金”項目,向全球推廣。所以,完全可以說,這項前沿技術是在習近平同志的關懷支持下發展起來的。沒有他的關懷支持,菌草技術不可能有新世紀的大發展,不可能有今天這樣的好局面。

采訪組:請您講講習近平同志當時是如何支持菌草技術援外工作的。

林占熺:菌草技術的援外工作同樣是在習近平同志多年來親自推動下發展起來的,現在已推廣到世界106個國家,并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斐濟、盧旺達等13個國家建立示范基地,取得了豐碩成果。菌草技術全球推廣也體現了習近平同志在地方工作時就具有的國際思維和戰略眼光。

上世紀90年代,當時援外是中央的任務,省一級政府只是配合國家執行援外項目。但菌草技術是個特例。菌草技術在福建扶貧取得了顯著成效后,1994年國家外經貿部把它列為發展中國家實用技術培訓項目。

菌草技術援外第一站巴布亞新幾內亞,是習近平同志任福建省省長時開啟的。1997年5月,他安排省長助理李慶洲同志率團訪問巴布亞新幾內亞東高地省,并與東高地省簽署了菌草技術重演示范合作協議。同年7月,我應巴新東高地省政府邀請,帶領菌草技術專家組赴東高地省魯法區實施菌草技術重演示范。

當時巴新東高地省的農業生產還停留在刀耕火種階段,生產水平低下,菌草專家組在異國他鄉、在缺水沒電甚至是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情況下堅持開展工作。我們克服重重困難,從當地實際出發,為讓當地村民掌握技術,對技術簡化再簡化,簡化到當地村民一看就懂、一學就會、一做就能成功,讓所有的村民都有可能從事菌草生產。

1998年1月,菌草技術在東高地省重演示范取得成功,實現了當地食用菌栽培“零”的突破。為此,巴新東高地省在魯法區舉辦了5000多人參加的盛大慶?;顒?,巴新總督、副總理和8位部長出席活動并給予高度贊賞,東高地省升起中國五星紅旗、奏響中國國歌。

1999年9月9日,巴新東高地省行政長官在給福建農業大學和中國駐巴新大使的感謝信中寫道:“中巴雙方是在極端的條件下實施該項目的,其中最具挑戰性和最使人驚奇的是,中國專家能夠適應這種使發達國家的人望而卻步的條件。這足以表明中國政府通過專家實施菌草項目給予我們的幫助是真心實意和信守諾言的。”

2000年5月,巴新東高地省省長拉法納瑪因國家菌草技術援助項目前來福建考察,習近平同志要不要與他會面成了接待部門犯愁的一個難題。這個省當時人口只有37萬,規模還趕不上我國一個較大的鄉鎮??紤]到這個情況,有人就在會議上說:“這是‘小朋友’,見了這一個,以后怎么辦?習省長個個都要見嗎?”作為知情人,我匯報了自己的想法。我說,他們雖然是“小朋友”,但如果工作做得好就可以成為“兩肋插刀”的“好朋友”。我還把1999年中巴關系發生風波時,他們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情況作了具體介紹。有關同志把會議的情況向習近平同志作了匯報,他當即表示:“要立足政治,立足全局,立足長遠,這種朋友交得越多越好。接待的時候,該什么級別接待就什么級別接待。”后來,習近平同志親自會見了東高地省省長拉法納瑪。會見的第二天,我陪同東高地代表團赴廈門參觀,他們告訴我,會見的前一天晚上,他們興奮得一夜睡不著覺,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想到一個有3400萬人口的省長會親自會見他們,并簽了友好省的協議。

2001年9月,福建農林大學黨委書記王豫生率福建教育代表團到巴布亞新幾內亞訪問,轉達習近平同志對巴新國慶的祝賀并遞交賀信。代表團了解了福建援助巴布亞新幾內亞菌草技術和旱稻技術的進展情況后向省里反映:我們去援巴新菌草技術項目實施地考察,看到該項目給當地村民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受到當地政府的重視和群眾的歡迎,開展菌草技術援外具有重要意義。為此,建議撥專項經費用于菌草技術援外。習近平同志在報告上批示:“福建農林大學這次巴新之行訪問成功。要落實后續工作,已承諾的省政府援助經費要按時劃撥。”

在習近平同志“要立足政治、立足全局、立足長遠”的思想指導下,福建省菌草技術和旱稻技術援巴新東高地省取得顯著成效,解決了農業技術援外進村到戶難和可持續難的兩大難題,為巴新農民的就業、減貧開辟了一條見效快、效果好、可持續的新路。東高地省從此結束了沒有稻谷種植的歷史。目前,菌草種植在巴新已經擴展到3個省10個區。為了感謝中國援助的菌草技術,當地有的人名字改叫“菌草”。如巴新前國防部部長卡拉尼把女兒改名為“菌草”,并在報紙上公布。他解釋說不管今后會怎樣發展,都不要忘福建支持的菌草技術。援巴專家組中有4人姓林,為此,他們把巨菌草叫“林草”。

2018年11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訪問巴布亞新幾內亞前夕在當地媒體上發表署名文章,指出:“18年前,我擔任中國福建省省長期間,曾推動實施福建省援助巴新東高地省菌草、旱稻種植技術示范項目。我高興地得知,這一項目持續運作至今,發揮了很好的經濟社會效益,成為中國同巴新關系發展的一段佳話。”他在訪問巴新短短的幾天里,多次在不同場合提及菌草技術援助巴新的情況。其間,在習近平總書記和時任巴新總理奧尼爾共同見證下,兩國政府簽署了菌草、旱稻技術援助協議,開啟了菌草技術援巴新征程。

習近平同志到中央工作后,還親自推動國家援助斐濟菌草項目落地實施,并在多個場合對菌草技術援助斐濟工作給予關注關心并提出期望。

2009年2月9日,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同志過境訪問斐濟,先后會見斐濟總統、總理。在宴席間,習近平同志得知斐濟的食用菌全靠進口,就向他們介紹說,我認識福建農大林占熺教授,他“以草代木”栽培食用菌技術先進,如果需要可以支持。斐濟總理隨即表示,非常希望能得到中國的支持。

習近平同志訪問回國后,向福建了解菌草技術在海外合作情況。隨后,他在福建省委、省政府關于在斐濟開展菌草技術合作的專題報告上批示:“請商務部和外交部研究。”商務部領導對此十分重視,召開項目專題會議,并立即啟動援助斐濟菌草技術項目工作,會同福建省政府共同落實項目實施方案。

2009年11月,中國與斐濟政府簽署中國援助斐濟菌草技術項目換文協定,同年12月底,該項目正式啟動。福建農林大學迅速組織專家組,于2010年1月23日赴斐濟進行可行性考察。中國駐斐濟大使韓志強和經濟商務參贊蔡水曾接見了專家組。韓大使詳細介紹了習近平副主席向斐濟總理介紹菌草技術情況和援助斐濟菌草技術項目的緣由,強調了該項目是兩國領導人確定的,對鞏固發展兩國友好關系十分重要。

2014年8月在南京舉行的“青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熱情會見了前來參加開幕式的斐濟總統奈拉蒂考并再次談到援斐濟菌草技術項目。奈拉蒂考總統感謝說:“您關心的菌草項目,中國專家很快到位,我們相信一定會造福我國人民。”習近平總書記肯定地說:“我本人十分關注菌草項目,它可以增加當地農民收入,這個項目在巴新、在非洲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我相信它一定可以為當地人民作貢獻。”

2014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訪問斐濟,在兩國元首會談中再次談到菌草技術項目。習近平總書記說,得知經過幾年的準備,菌草技術已經成功落地,希望這一項目能幫助斐濟人民增加收入,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增加出口,造福當地人民,并進一步擴大成效。

后來,斐濟總統喬治·孔羅特夫婦、總理姆拜尼馬拉馬都視察過示范中心。他們表示,菌草技術對斐濟的貢獻很大,不僅增加就業、提高農民收入、減少進口,而且解決旱季畜牧業飼料缺乏的問題。他們代表斐濟政府和人民,對中國政府表示衷心感謝,感謝中國政府的援助以及中國專家的辛勤付出。

2017年5月14日,北京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斐濟總理姆拜尼馬拉馬召開答謝宴會,邀請我參加。他特別強調:菌草項目拉近了他和習近平主席之間的關系,拉近了斐濟和中國的距離。

現在,菌草技術已為斐濟增加農民收入、促進農業發展和環境保護開辟一條可持續的新途徑,破解了農村、農業和農民的發展難題。

菌草技術被斐方譽為“島國農業的新希望”,成為實施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議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又一典范。

采訪組:請您講講菌草技術援外項目的具體實施情況,以及這些援外項目所取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林占熺:20多年來,菌草技術在習近平同志親切關懷下茁壯成長。在援外方面,我們堅持貫徹他提出的“三立足”思想,堅持“走出去”,菌草技術現已傳播到106個國家,為發展中國家破解發展難題提供了“中國方案”。

菌草技術走向世界主要通過兩條路徑:一是援外培訓;二是實施援外項目。

在援外培訓方面,菌草技術于1994年被列為“南南合作”項目和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中國與其他發展中國家優先合作項目”,同年被國家外經貿部列為援助發展中國家技術培訓項目。迄今已舉辦245期菌草技術國際培訓班,為106個國家培訓學員8653人,并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斐濟、萊索托、盧旺達、南非、馬達加斯加、尼日利亞、納米比亞、馬來西亞、緬甸、老撾、泰國、朝鮮等13個國家建立菌草技術培訓示范中心或基地,不僅為菌草技術全球推廣播下了希望的種子、打下了良好基礎,同時也架起了一座座中外友誼之橋。

在實施援外項目方面,自1998年開始,先后承擔國家援助巴布亞新幾內亞、斐濟、萊索托、盧旺達、厄立特里亞等國菌草技術項目,福建省援巴布亞新幾內亞、援中非菌草和旱稻技術項目,以及福建省與南非夸祖魯納塔爾省、與老撾、緬甸、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馬達加斯加等國菌草技術合作項目。2017年起還與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合作實施“中國—聯合國和平發展基金”的菌草技術項目,在國際上產生了廣泛的積極影響。菌草技術援外項目被贊譽為“民生工程”“民心工程”,菌草在一些國家被譽為“中國草”“致富草”“幸福草”“太陽草”。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為什么出發。”創新之路無止境,往事悠悠當回首。菌草事業之所以能不斷開拓發展并走向世界舞臺,與習近平同志的長期關心和大力支持是分不開的。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建設“一帶一路”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實踐中,我將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對科技工作者提出的希望和要求,投身新時代,拼搏新時代,為“發展菌草業,造福全人類”而奉獻畢生。

文章來源:《學習時報》2020年8月14日第3版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專題要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楊超越回應演技爭議說了什么 楊超越回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